女车主状告特斯拉名誉侵权案开庭 原告索赔5万提高到50万

在上海车展维权8个月后,特斯拉女车主车顶维权一事又起波澜。12月24日,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法院开庭审理张女士诉特斯拉名誉侵权纠纷一案。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了解到,此次庭审的焦点是:特斯拉一方是否侵犯了张女士的名誉,是否应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并道歉。

车顶维权女车主状告特斯拉名誉侵权案庭审:是否构成侵权成焦点,特斯拉自称损失过亿

▲12月24日,庭审完后,站在特斯拉车顶维权的张女士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公开报道显示,2021年2月21日下午,河南安阳段村路路口发生交通事故:一辆特斯拉Model3,追尾前方两辆正在等待红灯的汽车后,撞上路边水泥墩。事发时,车上有4人:张女士、张女士父母、张女士侄女。事故中张女士父母住院治疗,张女士和侄女惊吓过度。

交警认定张女士父亲负事故全责,张女士却认为是刹车失灵所致。事故发生后至4月19日,张女士多次来到特斯拉郑州4S店维权。张女士称,遭对方搪塞后,她在4S点门口维权,方式有:车身喷漆、拉横幅、坐车顶。维权依旧无果,4月19日,上海车展特斯拉展台上,张女士身穿印有“刹车失灵”的T恤,爬上车顶维权,被上海警方行政拘留5日。

车顶维权女车主状告特斯拉名誉侵权案庭审:是否构成侵权成焦点,特斯拉自称损失过亿

▲4月19日,上海车展,特斯拉维权女站在展车上,白色T恤上印有“刹车失灵”。图片来源/网络

车顶维权被拘引舆论高度关注,双方对簿公堂。

12月24日,张女士诉特斯拉名誉权纠纷一案在河南省安阳市北关区法院开庭审理。原告是张女士,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被列为被告。

庭审时,张女士的代理律师付建表示,4月19日,副总裁陶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近期的负面都是她(指原告)贡献的”“只愿意高额赔偿”“一定坚持要高额的赔偿”“我觉得她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 4月28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特斯拉”发文称:张女士丈夫说“自己身边还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在协助,与他人‘合作’中受人帮助只能听话,该‘团队’称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其诉求……”

付建称,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陶琳发表不实言论,已经对张女士个人以及家人的工作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张女士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此次开庭,张女士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并消除影响,需向其书面赔礼道歉,并在全国性媒体刊发向原告道歉的公告,同时在其官方微博发表致原告的书面道歉信(连续三十日微博置顶),并支付原告精神损害赔偿金50万元人民币。

被告特斯拉一方表示,案涉言论均有事实依据,例如:微博中提到的“原告身边有来自北京的团队协助” “该团队可以帮助其洗白并满足诉求” “与他人合作受人帮助只能听话”等内容。此外,基于原告自己也认可的有关“维权”时太冲动、行为过激的事实,出于澄清案件基本情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考虑,答辩人对上述事实进行了客观反映,不存在对原告的侮辱与诽谤,更不构成对原告名誉权的违法侵权。

车顶维权女车主状告特斯拉名誉侵权案庭审:是否构成侵权成焦点,特斯拉自称损失过亿

▲4月19日,上海车展,特斯拉维权女站在展车上高喊“特斯拉刹车失灵”。图片来源/网络

特斯拉一方表示,由于原告的行为,特斯拉一方已经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保守估计过亿。虽然特斯拉一方已经就此向法院提起维权诉讼,要求张女士赔偿500万元经济损失,但在提起诉讼寻求公力救济以前,答辩人发声对事件的澄清,属于私力救济。

特斯拉一方表示,陶琳发表的言论属于典型职务行为。

此外,付建介绍,4月21日,郑州市郑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责令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郑州)有限公司无条件向车主提供事故发生前半小时行车数据。事故发生至今,张女士一直要求特斯拉公司提供完整的行车数据。目前,张女士只收到一份行车数据,她认为数据不完整,仍在继续要求特斯拉提供完整行车数据。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96265343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沁轩茶舍提醒:茶叶和茶替代品的一些成分仅对人体的机能具有一定的调节作用,但是不能替代药品,不具有治疗疾病的作用,患有疾病应接受正确的药物治疗。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24日 22:12
下一篇 2021年12月24日 22: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沟通
添加微信
添加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